社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区 >
巴罗佐邯郸学步
更新时间:2021-07-15

  说巴罗佐的这次讲话重要,并不是说他讲了什么重要内容,而是说他使用了一种重要的讲话方式——“国情咨文讲话”。

  提起国情咨文和国情咨文讲话,人们自然会联想到美国和美国总统,因为美国总统每年都要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讲线款规定:“总统应随时向国会报告联邦情况。”18世纪美国建国时的“联邦情况”就是现在的“国情咨文”。

  美国人是国情咨文的始作俑者。后来,俄罗斯和菲律宾的总统都把自己的类似讲话说成国情咨文,都是跟美国人学的。

  现在,发表国情咨文的人又多了一位,那就是巴罗佐。《欧洲之声》周刊直截了当地说,巴罗佐是直接从美国总统那里“偷”来的。

  发表国情咨文有什么用?美国著名历史学家阿瑟·施莱辛格在《总统的国情咨文》一书中说,用途主要有两个:一是总统驾驭与国会的关系;二是发挥国家领导作用。

  欧盟是国家集团,不是一个主权国家。所以,巴罗佐通过发表国情咨文来“发挥国家领导作用”就谈不上了。自然,他讲话的主要用途便落在了与欧洲议会的关系上。

  《里斯本条约》通过以后,欧洲议会的权力在增大。如果不处理好与欧洲议会的关系,巴罗佐领导的欧委会将遇到更大阻力。巴罗佐第二次担任欧委会主席后,一直努力与欧洲议会建立“特殊伙伴关系”。答应每年到欧洲议会发表一次国情咨文,也是这种努力的一部分。欧洲议会主席布泽克对此赞扬说:“这是民主的实践方式。”

  在美国总统的国情咨文里,要阐述美国在国内和国外面临的难题及其应对方法。在某种程度上,国情咨文也是美国总统的政策宣示。

  在巴罗佐的“国情咨文”里,他也讲了目前的欧洲经济和就业状况。他呼吁加快结构性改革和改善金融监管措施。在国际问题上,巴罗佐说:“我们的伙伴正看着我们,希望我们作为统一的欧洲行动,而不是27个成员国各行其是。如果我们不能团结一致,欧洲在世界就不是一股力量。”

  漂亮话虽然可以这么说,但美国总统是民选的最高行政长官和三军司令,具有相当大的权力和政策行动能力,而巴罗佐既不是民主选举的行政首脑,对政策也没有最后的决定权。他的国情咨文不仅欧洲议会可以否决,27个成员国也可以否决。一旦遭到否决,他说的一切都等于没说。

  巴罗佐不是欧盟总统,只是欧盟三大机构之一欧委会的主席。范龙佩是新上任的欧盟理事会主席,俗称“欧洲总统”,却没被选上发表国情咨文讲话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范龙佩曾主动建议自己作国情咨文报告,但被欧洲议会拒绝了。一生气,范龙佩干脆不去斯特拉斯堡听巴罗佐的讲话。

  但欧洲议会对巴罗佐的讲话却十分重视。为了保证更多议员出席国情咨文演讲,议会主席团曾商讨了一个滑稽的方法——谁不去听巴罗佐的讲话,就罚款,罚款从议员出勤津贴里扣除。但此议后来由于议员的群起反对而没有实施。议员们的理由是,他们是民主选举的,有决定是否听巴罗佐讲话的自由和权利。

  欧盟是欧盟,毕竟不是美国。在许多政策上,欧盟跟着美国走也就罢了。但在讲话方式上也要效仿美国,实在没有必要。如果巴罗佐读了《庄子·秋水》里邯郸学步的故事,或许他就不会把自己的讲话叫做国情咨文了。
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